• <menu id="wwugu"></menu>
  • <menu id="wwugu"><tt id="wwugu"></tt></menu>
  • <nav id="wwugu"><nav id="wwugu"></nav></nav>
  • 2024年02月28日 星期三
    首頁>傳媒透視 > 正文

    AI能力新突破下的AIGC:內容生產新范式

    2023-07-25 14:56:29

    來源:青年記者2023年7月上   作者:郭全中 袁柏林

    摘要:多模態大模型的發展促使AI為輔轉向AI為主,ChatGPT的誕生更是專用人工智能轉向通用人工智能的標志,GPT-4則是通用人工智能新的質變。

      摘  要:多模態大模型的發展促使AI為輔轉向AI為主,ChatGPT的誕生更是專用人工智能轉向通用人工智能的標志,GPT-4則是通用人工智能新的質變。AI能力不斷突破下的AIGC將最終助力元宇宙的內容生成,與元宇宙相互交融,且通用性AIGC能夠降低元宇宙參與門檻,賦能虛擬人變革,為元宇宙提供豐富的高質量內容。

      關鍵詞:AI;AIGC;ChatGPT;GPT-4;元宇宙

      2022年ChatGPT及2023年GPT-4的誕生顛覆了傳統PGC、UGC等內容生產方式,意味著在突破性AI技術的賦能下內容生產范式的全新性進展,也是促使人類從以AI為助手的內容生產范式轉向以AI為主的通用性內容生產范式的引領性和指導性實踐。因此我們可以預見,在Web3.0時代,以AI為主的內容生產方式將是未來內容生產的大趨勢和主要范式,并對元宇宙的推演起到無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多模態大模型:AI為輔轉變為AI為主的內容生產范式

      以往的AI更多是作為內容生產的輔助工具,但是在AI超度深度學習技術發展后,AIGC朝著多模態大模型的方向轉變。多模態大模型即可以滿足生成內容多樣性、可控性的進階需求,關注復雜場景與長文本等內容中各個元素的組合性及概念、規則等抽象表達的組合性,致力于處理不同模態、不同來源、不同任務的數據和信息,從而滿足AIGC場景下新的創作需求和應用場景[1]。

      (一)多模態大模型的應用

      在國外,2021年OpenAI研發出DALL-E模型,用于根據文本自動生成多種視覺效果圖像,符合多種場景的應用。如“牛油果手扶椅”“長頸鹿烏龜”等圖像。2022年,OpenAI發布第二代DALL-E即DALL-E 2。DALL-E 2相對于第一代DALL-E,圖像的分辨率更高,直接從256*256升級為1024*1024,且使用場景更廣泛,包括油畫、素描、寫實等風格,也包括草原、荒漠、高山、河流等場景,生成多視角的圖像。

      在國內,2021年以來,在多模態大模型方面已經有了不少實踐成果。2021年3月20日,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發布我國第一個研發的人工智能大模型 “悟道1.0” AI模型系統,2021年6月1日,發布了具有1.75萬億參數的模型規模的“悟道2.0”,相較于1.0,悟道2.0運用于oppo小布助手,更加高情商高效率。此后,我國在多模態大模型賽道上挖掘AI“大數據+大算力+大算法”的潛力,不斷產生新模型。

      (二)多模態大模型促使AI為輔變為AI為主的內容生產范式

      多模態大模型使AIGC應用場景更廣泛,AI不再只處于輔助地位。

      一方面,在實用性上,多模態大模型讓AIGC能夠適用于廣泛的場景且更具靈動性,通過微調數據便可高質量地實現不同應用場景的工作任務,有效解決了企業人才、數據資源有限的難題,在降低生產成本的同時,降低了技術門檻。如百度文心大模型以算力、數據和飛槳深度學習平臺為基礎,在文字、圖像、視頻上能夠多向生成,積極向多產業進行布局,應用于百度搜索、百度地圖、百度機器人等重要產品,并參與到核心業務流程中,為降本增效提供價值。

      另一方面,多模態大模型受到國家政策的支持。2021年11月30日,工信部發布《“十四五”大數據產業發展規劃》,指出要強化數據“多樣性”處理,提升多模態數據的綜合處理水平。此外多個相關白皮書發布,如《多模態基礎大模型技術白皮書》《2022中國大模型發展白皮書》等,均為AIGC多模態大模型的未來發展指明方向。

      在理論與實踐基礎上,多模態大模型推動AI實現從輔助地位向主要地位的轉變。

      AI為主時代AIGC的突破性進展:通用性GPT模型

      ChatGPT(聊天生成型預訓練變換模型)是由OpenAI推出的由AI技術驅動的自然語言處理工具。ChatGPT的誕生使AIGC實現從專用型向通用性轉變,AIGC步入全新階段。GPT-4是OpenAI緊隨ChatGPT發布的又一新模型,實現了通用人工智能多模態的質變。

      (一)通用性GPT模型:ChatGPT與GPT-4

      ChatGPT的核心也是最大的突破即讓人工智能步入通用性實踐,能夠處理多范圍任務,解決多領域問題,人工智能變得更加平民化。GPT-4的核心則是在ChatGPT基礎上進一步實現文本與圖像的多模態識別任務。目前ChatGPT與GPT-4主要應用于以下四個方面。

      第一,文章撰寫。ChatGPT的寫作能力可以應用于各行業。在學術界,ChatGPT可以完成一篇高質量學術論文,包括摘要、關鍵詞、正文與參考文獻。在文學創作方面,ChatGPT能夠創作出相較于之前AI機器人作品更為成熟的詩歌,在語法規則、語言連貫性上更進一步,主題可以涵蓋自然、社會、科學等,風格可以包括現代和古風。在傳媒界,可以憑借AI的專業知識幫助新聞從業者撰寫出完整的新聞提綱或新聞報道大綱等。但是ChatGPT的文本篇幅限制在3000字內,GPT-4直接將其擴大到25000字,較ChatGPT有了大幅提升,能生成更豐富詳細的文本。

      第二,生成代碼。GPT模型改變了代碼開發模式,如首先給到ChatGPT代碼指令,便可以迅速生成代碼架構,也可以幫助填充代碼。其次,通過ChatGPT也可以反向理解代碼含義,即輸入一段復雜代碼,ChatGPT可以為代碼進行解釋和注釋。因此,ChatGPT與程序員合作能夠帶來強大的工作效果。

      第三,圖像識別。ChatGPT只能夠進行文本傳輸,而圖像識別應用是GPT-4的突破性應用。GPT-4不僅能夠根據草圖生成網站、識別梗圖,還能夠理解圖像圖表的物質和邏輯,檢驗圖像的盲點、缺陷等,實現通用人工智能多模態的突破。

      第四,其他生活服務。包括根據周易進行算命卜卦、根據風水給孩子起名、引導用戶梳理情緒進行心理輔導等。此外,還包括了百度、谷歌、小紅書等媒體的搜索引擎的功能,能夠快速查找各類資料如烹飪教程、附近網點、購票流程等日常生活知識。

      雖然其技術還不夠成熟,但ChatGPT及GPT-4的出現依舊可以說是AIGC去往通用性實踐道路上的里程碑事件。

      (二)通用性GPT模型帶來的優勢與機遇

      通用性GPT模型的誕生不只是意味著AI能力的突破,更是對整個時代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改變了生產力與生產關系。

      第一,通用性GPT模型進一步釋放生產力。一方面,在內容創作方面,傳統生產方式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進行運作,花費大量時間處理繁瑣且復雜的事件,通用性GPT模型能夠處理很多繁瑣的雜事,如撰寫新聞報道導語、提供代碼大綱、轉換圖像格式以及根據文本快速生成表格等,從而使得從業者能夠把自己的精力集中轉移到能創造更高價值的內容生產上。另一方面,在時間成本方面,傳統生產方式需要人力的不斷監督管理,輪班加班成為常態,而通用性GPT模型利用AI技術能夠每天24小時全程在線,緩解人們的工作壓力。

      第二,通用性GPT模型提高生產效率?;贕PT-3.5模型的百科全書式ChatGPT能夠快速地生產出專業且有效的內容,如快速產出游戲代碼、迅速顯示用戶搜索的知識和需要的文案,GPT-4更是在極短時間內便能輸出萬字長文。在傳媒行業能夠大大提升新聞的時效性;在文學方面充分發揮想象力,提供高質量故事寫作;在日常生活中能迅速解答用戶困惑。

      第三,通用性GPT模型推動數字化高質量發展。2022年5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進實施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的意見》,指出需要形成線上線下融合互動、立體覆蓋的文化服務供給體系。首先,通用性GPT模型能夠準確解釋文化數字化,給出發展路徑,對其進行深度剖析,為從業者提供思考方向;其次,通用性GPT模型能夠創新數字化文化產業內容生產方式,降低數字化文化產業內容生產門檻。同年6月,國務院發布《國務院關于加強數字政府建設的指導意見》,指出利用數字化技術元素,在數字信息和大數據驅動下優化政府治理流程和模式,打造數字政府。通用性GPT模型能夠根據各地區實地情況給出個性化服務建設體系,幫助解決百姓實際問題,如當地民眾通過ChatGPT能夠直接查詢政府服務點及聯系方式,使政府緊密聯系群眾,推動構建數字中國。

      (三)通用性GPT模型存在的局限與挑戰

      由于ChatGPT及GPT-4出世時間短,在實踐上還存有一系列局限性和需要深入探討的地方。

      第一,由于通用性GPT模型需要大量算力的支持,因此先進AI資源大多掌控在巨頭企業手中。通用性GPT模型需要的大量算力和資金成本不是一般企業所能提供的,加上OpenAI接受微軟的投資,改變非營利性組織的定位,通用性GPT模型并不屬于開源技術,因此核心AI技術還是掌控在資本手中,企業利用通用性GPT模型工具延長AIGC產業鏈,如生成歌曲、撰寫小說、創作游戲代碼等,AI更容易變成商業變現的工具。此外,自通用性GPT模型火爆出圈以來,上游包括數據機構、算法機構等,中游包括游戲、視頻、文本運營公司等,下游包括內容監測機構、內容分發平臺等,覆蓋教育、傳媒、游戲、廣告等多個前沿行業,吸引了全球資本的競相投資,其概念股股價不斷飆升,引發股市大變革,帶有經濟泡沫的風險。

      第二,通用性GPT模型應用的低門檻也造成了一定程度上市場秩序的混亂。AI能力的提升方便專業知識的檢索和創作,也產生了很多行業的投機取巧現象,尤其是在教育行業,ChatGPT可以作為家教對孩子進行作業輔導,但也產生了學生家庭作業完全依靠AI的現象,導致學生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為此很多學校采取課堂作業代替課后作業的形式,甚至因此ChatGPT遭到多國學校的封禁。此外,不僅僅在中小學有此類現象,不少高校學生或老師也在利用ChatGPT撰寫論文,導致#知名雜志因大量AI生成投稿暫停征稿#這類詞條沖上熱搜。因此,ChatGPT為人類帶來便利的同時,也成為投機取巧的工具,誘使學生產生抄襲甚至學術不端的行為。

      第三,通用性GPT模型的技術沒有真正成熟,依舊存在“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的現象。首先,ChatGPT上線以來,能夠解決各行業“疑難雜癥”,但如果用戶的問題沒有核心提煉,ChatGPT將答不出最理想的答案,最新發布的GPT-4亦是如此。其次,GPT模型需要用戶的引導,不斷促成它對上下文的鏈接和記憶。此外,GPT模型還沒有真正達到人腦的思維,沒有持續學習的能力,更沒有通過圖靈測試,它更多的是對歷史事件的知識整合運用而無法學習和關注最新產生的知識,對于近期發生的“新鮮事”,它并不了解,很有可能胡編亂造[2]。

      總而言之,技術沒有善惡之分,通用性GPT模型對社會是利大于弊還是弊大于利,主要還是看背后操縱技術的人類。但就目前來看,通用性GPT模型已經引起了AIGC發展史上的一次大浪潮,并且給未來社會發展指引了新的方向和目標。

      AI能力新突破下的AIGC賦能元宇宙內容生成

      以GPT模型為代表的生成式人工智能高速演進,有望助推元宇宙的發展。不斷突破元宇宙領域關鍵核心技術,以發展元宇宙為先導,推動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融合應用,加快成果轉化[3]。在Web3.0時代AIGC將為元宇宙空間產出更多高質量內容,滿足元宇宙內容生成需求。

      (一)AIGC與元宇宙交融

      AIGC是元宇宙的重要組成部分。元宇宙需要AIGC作助力,AIGC的創作能力能夠適應元宇宙各種場景的應用。其一,AIGC為元宇宙提供海量內容。AIGC不同于PGC、UGC的內容生產范式,基于AI技術的AIGC具有強大的算力,匯聚互聯網各方面數據,能夠產生更巨量的內容,能夠保證元宇宙內容的充分供給。其二,AIGC相對于PGC和UGC等內容生產模式的成本更低,降低元宇宙的內容生產成本。AIGC模式具有規模遞減優勢,成本支出主要在于模型算法開發與硬件等固定成本領域,所以在元宇宙場景下,AIGC生成內容規模越大,單位內容生成的邊際成本將逐漸下降且無限逼近于零[4]。其三,AIGC將落實到元宇宙的各個虛擬場景的應用中去,如文本、圖像、音頻、3D模型等。因此,生產數量龐大且生產成本較低的AIGC將成為元宇宙內容生產主要工具,也將成為各個應用場景下的主要內容生產模式。

      元宇宙也會為AIGC提供底層技術支撐,促進AIGC的不斷發展。AIGC需以人工智能三要素為基礎:作為基礎“燃料”的算據、作為核心驅動力的算法、作為運行保障的算力。其中,算據支撐需要借助大數據語料和訓練集;算法模型的建構需要借助多模態大模型、數字孿生以及虛擬現實等技術;算力則需要借助云計算、邊緣計算等[5]。元宇宙發展的同時,區塊鏈、人工智能、數字孿生、虛擬現實等技術也將得到發展,將能夠助力于AIGC的發展。

      (二)通用性GPT模型推動元宇宙演進

      通用性GPT模型作為AIGC技術的新突破,對推動元宇宙發展進程有歷史性意義。

      1.通用性GPT模型降低元宇宙參與門檻

      2021年被稱為“元宇宙元年”,元宇宙的興起不過幾年時間,由于其較為新興且對研究人員專業水平要求較高,所以對元宇宙的探討并沒有全面普及。而近年來關于元宇宙的實踐也有較高的資金或者專業門檻,在很多普通群眾意識中元宇宙具有一定的泡沫性,對其需求并不大。而作為通用性人工智能ChatGPT誕生后能夠滿足各行業的知識需求,并適應多語言內容,及時解答用戶疑惑,讓用戶真正感受到元宇宙的相關實踐普及,ChatGPT能夠在全世界內獲得廣泛用戶,為元宇宙建設積累大量用戶。

      關于具體的建設,在內容創作上,通用性GPT模型系統便捷的操作流程降低了用戶使用和參與創作的門檻,大部分人通過簡單學習便可以利用通用性GPT模型進行簡單的人機對話與內容創作,通用性GPT模型已經基本融入一部分人的日常工作流程中,元宇宙得以與現實生活銜接起來。在技術開發上,通用性GPT模型基于維基百科、學術期刊、書籍、網頁等數據集,集聚大量專業知識,能夠實時幫助普通用戶了解區塊鏈、人工算法等底層技術的概念和相關應用,從而對元宇宙的底層邏輯有更詳細的掌握,此外,通用性GPT模型可以幫助專業從業者編寫技術代碼,實現人機交互式建設元宇宙。

      2.通用性GPT模型賦能虛擬人變革

      虛擬人作為元宇宙的重要組成部分,近年來已經有不少實際應用,包括電商行業的AI客服、傳媒行業的虛擬主持人、社交媒體平臺上的虛擬主播等,越來越靈活且新穎的虛擬人滿足用戶的好奇心和交互需求,贏得用戶的歡迎和喜愛。但虛擬人技術并未完全成熟,依舊存在技術漏洞,如AI思維痕跡明顯、無法滿足人類情感需求等。而通用性GPT模型的出現將協助虛擬人擺脫現存困境。

      通用性GPT模型相較于傳統虛擬人來說,其優勢體現在四個方面:其一,通用性GPT模型可以用于許多不同的自然語言處理任務,例如語言翻譯、問答、文本生成、圖像識別等。其二,通用性GPT模型還是一種基于無監督學習的模型,這意味著它不需要標記的訓練數據即可學習自然語言規律,而此前市面上大量虛擬人AI模型都需要大量的標記數據才能進行訓練。其三,通用性GPT模型具有強大參數,ChatGPT擁有1.75千億參數,GPT-4則擁有1.8萬億參數,比許多傳統的虛擬人AI模型要大得多。這使得ChatGPT能夠處理更加復雜和抽象的自然語言文本,并生成更加自然流暢的回復[6]。其四,通用性GPT模型運用了RLHF(從人類的反饋信號中強化學習)訓練模型,可以通過數據集形成的獎勵模型,結合人類給予的反饋信號來判斷初始語言是否是問題的最優解,以此調整成符合人類思維的回答,降低機器最初學習形成的AI內生偏見,將通用性GPT模型運用到虛擬人中,將能夠賦予虛擬人以人類思維。

      3.通用性GPT模型為元宇宙提供豐富的高質量內容

      元宇宙是內容創造并被其驅動的世界,作為一個巨大的空間,需要“宇宙般多”的內容去填補,需要多維立體地吸引用戶參與體驗、參與內容的創作[7]。AIGC能夠為元宇宙提供巨量內容,而通用人工智能則能為元宇宙提供豐富的高質量內容。

      在量上,目前最大模型的GPT-4擁有1.8萬億參數,可以提供巨大的算法和算力,連接大量語料庫,快速輸出海量內容,也可以同時跟多個用戶進行互動,用來支撐元宇宙的內容需求,且能夠按照用戶的獨特需求對其進行個性化處理。在質上,雖然GPT模型仍存在一定的倫理問題,但對于元宇宙來說,在規避倫理問題的同時也提供了高質量內容生成的可能。其一,通用性GPT模型能夠高質量理解人類思維,即用戶在與通用性GPT模型進行交流時,不需要按照如Siri、小愛同學之類的機器人對話模板進行交流,而是直接以人與人自然對話式的語言,通用性GPT模型便可以理解。這提高了AI與人類交流的質量。其二,通用性GPT模型能夠提供高質量內容。通用性GPT模型具有記憶力,能夠根據上下文邏輯進行推理,從而使答案越來越準確。

      結  語

      可以預見,以AI為生產力的內容生產范式將是未來內容生產的主要發展方向,元宇宙的發展也需要以AIGC為支撐,尤其是通用性人工智能的內容生產方式。

      雖然現今通用性GPT模型實現了AIGC內容生產范式的一大進步,但是通用性AIGC技術在全球各地區的發展仍有差距,尤其是OpenAI對于GPT-3之后的幾乎所有模型都不開源,AIGC的技術發展差距將進一步拉大。對于我國來說,目前國內的AI技術與OpenAI的GPT技術還有一定差距。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五空間信息技術研究院院長談劍鋒表示:“從ChatGPT類研究差距可以看出,我國產業創新能力還有提升空間,雖然在技術能力方面基本可與國外相當,尤其是瞄準市場進行產業化應用及用戶規模等方面具有優勢,但在基礎理論研究、技術社區建設、數據標注共享等方面也還需要加強。”對于該情形,360集團創始人周鴻祎提出建設性建議,即首先在技術方面我國需要繼續推動互聯網內容平臺的數據互聯互通,為此類技術的發展營造更加開放的網絡環境,進一步縮小我國與國外先進技術的差距。其次在創新上需要加大相關科技企業扶持力度,給予更多發展空間,特別是在ChatGPT類新技術創新應用中,留足空間,鼓勵和支持更多創新[8]。

      元宇宙的建成應該是全球國家共同發力、共同推進的結果,因此,在任何一個環節任何一個國家都應積極擁抱新技術,并形成共同探討的合作局面。就目前狀態來說,未來我國可以從三個方面來積極探索。一是技術上突破AI技術芯片的制造力,以應對美國半導體公司對我國技術芯片供應的截斷。二是人才培養上積極鼓勵和培養AI專業人才,提高創新意識,尤其是國內一流高校在學科培養上進行適時調整以起到模范作用。三是行業中各巨頭企業應加強相互間的合作交流,形成AI命運共同體。

      參考文獻:

      [1]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和京東探索研究院.人工智能生成內容(AIGC)白皮書[R/OL].(2022-09)[2023-2-20].http://www.caict.ac.cn/kxyj/qwfb/bps/202209/P020220902534520798735.pdf.

      [2]吳雙.別怕,和ChatGPT一起奔向未來[N].人民郵電,2023-02-23(006).

      [3]李海楠.ChatGPT帶來元宇宙新契機[N].中國經濟時報,2023-02-24(004).

      [4]王諾,畢學成,許鑫.先利其器:元宇宙場景下的AIGC及其GLAM應用機遇[J].圖書館論壇,2023(02):117-124.

      [5]李白楊,白云,詹希旎等.人工智能生成內容(AIGC)的技術特征與形態演進[J].圖書情報知識,2023(01):66-74.

      [6]董靜怡.虛擬人能否靠ChatGPT迎來巨大突破?[N].21世紀經濟報道,2023-02-20(008).

      [7]謝新水.元宇宙中的內容生產者:生產境況與行動沼澤[J].廣西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2(05):50-61.

      [8]李木元,周佳佳.ChatGPT對我們有什么啟示?[N].人民政協報,2023-03-01(003).

      (郭全中:中央民族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互聯網平臺企業發展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袁柏林:中央民族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碩士研究生)

    來源:青年記者2023年7月上

    編輯:范君

    一品道口一区二区国偷白拍,卡2卡3卡4卡免费观看,日本一卡2卡三卡4卡免费网站,卡1卡2卡3国产精品,一卡二卡三四卡
  • <menu id="wwugu"></menu>
  • <menu id="wwugu"><tt id="wwugu"></tt></menu>
  • <nav id="wwugu"><nav id="wwugu"></nav></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