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wugu"></menu>
  • <menu id="wwugu"><tt id="wwugu"></tt></menu>
  • <nav id="wwugu"><nav id="wwugu"></nav></nav>
  • 2024年02月28日 星期三
    首頁>新聞與法 > 正文

    關于完善網絡暴力法律規制的討論

    2023-07-25 15:51:06

    來源:青年記者2023年7月上   作者:支振鋒 朱巍 等

    摘要:近年來,我國為了保護網絡安全、公民個人信息、網絡隱私做了很多積極的努力與探索,取得了一些成效。

      近年來,我國為了保護網絡安全、公民個人信息、網絡隱私做了很多積極的努力與探索,取得了一些成效,但網絡暴力事件仍時有發生,不僅嚴重危害他人生活及生命安全,也嚴重污染了網絡空間和社會風氣。

      6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起草了《關于依法懲治網絡暴力違法犯罪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肚嗄暧浾摺费埿侣劷?、法律界的專家學者圍繞網絡暴力法治化治理進行了討論。

      當前對網絡暴力的法律認定及規制

      《青年記者》:目前我國針對網絡暴力的相關法規主要有哪些?

      支振鋒(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法治是網絡空間權益保護最堅固的盾牌。自1994年全功能接入國際互聯網以來,我國堅持依法治網,持續推進網絡空間法治化,推動互聯網在法治軌道上健康運行。我國民法典、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英雄烈士保護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以及《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等相關司法解釋,構成了多維度、多層次網絡暴力治理規范體系。去年11月,中央網信辦專門印發《關于切實加強網絡暴力治理的通知》,就切實加強網絡暴力治理提出一系列針對性舉措。6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起草的《關于依法懲治網絡暴力違法犯罪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面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治理網絡暴力的執法司法實踐,業已常態化開展。

      《青年記者》:網絡暴力涉及哪些法律責任,司法上如何認定網絡暴力行為?

      盧義杰(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中國青年報前記者):網絡暴力行為不是嚴謹的法律概念,司法機關通常不會單獨認定某個行為構成所謂網絡暴力行為,但會把公眾所理解的網絡暴力行為落實到民法、行政法、刑法等現有法律中進行處理。以往司法實踐中,網絡暴力實施者的法律責任,通常包括民法、行政法、刑法三個層面,嚴厲程度遞增。

      首先,民法層面,主要涉及民事侵權問題。網絡暴力這種群體性發表侮辱、誹謗或散布隱私并導致一定損害后果的行為,對應在法律上,就是侵犯他人名譽權、隱私權或者個人信息權的行為。

      其次,行政法層面。治安管理處罰法第42條明確規定,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的,散布他人隱私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五百元以下罰款。

      最后,刑法層面。對網絡暴力的規制,主要涉及侮辱罪、誹謗罪等罪名,刑法第246條規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其中,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將“造成被害人或者其近親屬精神失常、自殘、自殺等嚴重后果的”作為“情節嚴重”的情形之一。

      《青年記者》:如何界定網絡暴力,網絡暴力包括哪些類型?

      朱?。ㄖ袊ù髮W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網絡暴力,是指通過網絡發布、網絡傳播等方式,炮制社會關注點,引發、誤導或惡意引導網絡輿論,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以及他人名譽、隱私、商譽、信譽等合法權益,擾亂法治網絡傳播秩序的違法行為。

      一般來說,以下這些行為屬于網絡暴力違法行為:

     ?。ㄒ唬┌l布捏造、虛假、片面事實,引起網絡輿情的;

     ?。ǘ┌l布、整理、散布他人隱私、個人信息或商業秘密的;

     ?。ㄈ?ldquo;飯圈”亂象引發拉踩引戰、相互攻擊、相互投訴的;

     ?。ㄋ模┮?ldquo;蹭熱點”的方式獲取流量,借題發揮,煽動群體仇恨、引發社會對立、侵害他人人格權利和正常經營權益的;

     ?。ㄎ澹┩ㄟ^線上或線下的有組織行動、文案和傳播矩陣等方式,發布同質化內容,損害他人合法權利的;

     ?。┤后w性惡意舉報他人正當行為的;

     ?。ㄆ撸﹤€體或群體長期針對特定被害人,公開或以私密方式進行的網絡騷擾、辱罵和詆毀行為;

     ?。ò耍├锰摷僮再~號、非法購買賬號、網絡水軍、網絡公關等方式制造話題,引發輿論的;

     ?。ň牛┰谒痉C關、行政機關調查結論公開前,引導輿情對特定事件進行輿論審判和輿論定性的;

     ?。ㄊ┟俺洚斒氯?、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或其他組織,發布虛假信息誤導輿論的;

     ?。ㄊ唬嗤C關、媒體相關報道歪曲、片面解讀和引用,制造社會矛盾、詆毀他人、誤導輿論關注的;

     ?。ㄊE用網絡傳播影響力,未經必要核實發布、轉發、傳播可能影響社會公共利益、他人重大權利信息的;

     ?。ㄊ┛赡茉斐删W絡暴力、人肉搜索的其他違法違規行為。

      《征求意見稿》的亮點及建議

      《青年記者》:與之前的相關法律規制相比,《征求意見稿》有哪些突破或者亮點?

      王四新(中國傳媒大學人類命運共同體研究院副院長):第一個亮點,《征求意見稿》是在網絡暴力屢屢發生并且嚴重敗壞網絡空間生態的情況下出臺的一個治理方案?;貞水斍熬W絡暴力存在的典型問題,回應了群眾關切。

      第二個亮點,考慮到了網絡暴力的特點,《征求意見稿》意在構建治理網絡暴力的協調機制,體現的是構建社會治安綜合治理體系的思想。2016年4月19日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就指出,“網絡空間是億萬民眾共同的精神家園。網絡空間天朗氣清、生態良好,符合人民利益。網絡空間烏煙瘴氣、生態惡化,不符合人民利益。誰都不愿生活在一個充斥著虛假、詐騙、攻擊、謾罵、恐怖、色情、暴力的空間”。在網絡暴力日益猖獗,網絡暴力破壞了網絡空間生態的情況下出臺的《征求意見稿》,貫徹總書記的指示精神,意在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

      第三個亮點,網絡暴力雖然令人民群眾深惡痛絕,治理網絡暴力的任務盡管非常緊急而迫切,但并沒有采用“一刀切”的方法,并沒有為治理網絡暴力而忘記法治原則?!墩髑笠庖姼濉芬髨谭C關準確把握違法犯罪行為的認定標準,通過信息網絡檢舉、揭發他人犯罪或者違法違紀行為,只要不是故意捏造事實或者明知是捏造的事實而故意散布的,不應當認定為誹謗違法犯罪。也就是說,我們不能在反對網絡暴力的時候,忘記對廣大互聯網用戶的表達權的尊重和維護。

      第四個亮點,《征求意見稿》意在解決網絡暴力無法可依的問題。指導意見不僅對網絡暴力有清楚的、全面的、綜合的描述和定義,也對網絡暴力各種情況下如何適用法律提出了明確方案。無論對于司法機關有效打擊網絡暴力,還是對網絡服務提供商解決網絡暴力問題,甚至對個人如何認識網絡暴力問題,都有非常明顯的指引效果。

      盧義杰:此次《征求意見稿》,嘗試從行為表現上做了“在網絡上針對個人肆意發布謾罵侮辱、造謠誹謗、侵犯隱私等信息的網絡暴力行為”的界定,并從個人(貶損他人人格,損害他人名譽,有的造成了他人“社會性死亡”甚至精神失常、自殺等嚴重后果)、社會(擾亂網絡秩序,破壞網絡生態,致使網絡空間戾氣橫行,嚴重影響社會公眾安全感)兩個層面界定了網絡暴力的危害。這是一個突破。

      《青年記者》:對《征求意見稿》有哪些建議或意見?

      朱?。?/strong>首先,《征求意見稿》有利于全面治理網絡暴力亂象,但是還應該盡早出臺單獨的反網絡暴力法。因為《征求意見稿》重點強調的是反網絡暴力中的法律適用問題,對這類行為的治理,重點更應在于如何避免出現網絡暴力。未來的反網絡暴力法重點應該側重于平臺主體責任、流量控制、算法治理、人工智能審核責任、賬號管理、信用聯合懲戒、電子證據認定和聯合辟謠等環節。

      其次,《征求意見稿》對網絡暴力罪名的定性,應增加尋釁滋事罪適用范圍,有兩方面原因:一是應與《誹謗罪司法解釋》規定一致,對明知是虛假信息(辟謠之后)仍然傳播的,以尋釁滋事罪定性為宜,該罪名較誹謗罪和侮辱罪更重,對網絡暴力行為更有震懾力;二是對于被侵權人是企業、法人和組織的,誹謗罪等罪名難以妥當保護,更適合尋釁滋事罪范疇。

      再次,《征求意見稿》第8條,從重處罰的類別中,應增加利用網絡暴力手段進行敲詐勒索的情形。實踐中,很多一般性的民事糾紛或矛盾,可能演化為一方當事人以網絡曝光、夸大誤導、斷章取義等方式,試圖迫使相對方接受自己的訴求,以“污名化”的方式發泄或敲詐相對人。此類情形也應納入從重處罰的范疇。

      最后,《征求意見稿》第10條規定值得商榷。按照民法典關于名譽權的規定,捏造與歪曲事實都是侵害名譽權的行為類別。實踐中,絕大部分的網絡暴力行為不是因“捏造”造成的,而是由“歪曲”事實造成的。例如,在一個人的一長段講話中,節選出來15秒,斷章取義和沒頭沒尾的一段話,配上一個引導性標題,再配上一段文案,足以讓其社會性死亡。輿情反饋中,很少會有網民在意這段話的前因后果和前后語境。比如前段時間蘭州大學課堂錄音事件,錄音僅是教授舉例錯誤觀點時的部分,而學生斷章取義地進行公開,公眾無法得知此乃教授批判時所舉的例子。此類以“歪曲”和斷章取義進行網絡暴力物料炮制的行為是構成網絡亂象的主要原因,因此,意見稿應將“歪曲”事實與“捏造”事實一同納入規制范圍,做到與民法典規制一致。

      網絡暴力治理的難點與進路

      《青年記者》:多家網絡平臺集中發布防網絡暴力指南手冊,幫助網民快速有效防范網絡暴力侵害。但是網絡暴力依舊愈演愈烈,癥結何在?

      彭桂兵(華東政法大學傳播學院教授):對于網絡暴力治理,比較早地引起公眾注意和學界討論的熱點輿論事件是“死亡博客”引發的人肉搜索第一案。在案件中,受害人起訴,法院一審二審后最終判決兩家網絡服務提供者名譽、隱私侵權。由于“法不責眾”,大量網友借助網絡發布恐嚇謾罵和威脅的短信、郵件,法律并無過多的介入。隨著“劉學州事件”等大量網絡暴力的發生,中央網信辦于2022年11月下發《關于切實加強網絡暴力治理的通知》,以及本次《征求意見稿》,都足以說明國家對網絡暴力治理的重視程度。

      和十多年前不同,今天算法推薦技術導致的“信息繭房”,形成觀點表達的“千人千面”,對網絡暴力當事人的名譽、隱私、個人信息等權益毀損也愈加嚴重;智能技術和視頻合成技術的普及,使得網友發表言論打破時空的限制,“有圖有真相”,加速真假信息的魚目混珠。在如此網絡生態下,受流量、利益的驅動,網絡平臺的監管義務履行程度也就會大打折扣;強化網絡暴力違法犯罪的治理,對于清朗網絡空間固然重要,但如何協調適用網絡侮辱誹謗罪、尋釁滋事罪、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等罪名,如何劃定刑法、民法、行政法的邊界,如何處理網絡暴力違法犯罪治理和網民言論表達的權利之間的平衡,這些還需要對相關法律的解釋和仔細斟酌。

      《青年記者》:治理網絡暴力,“法不責眾”是個難題。如何有效改變這種狀況?

      支振鋒:網絡暴力的特點是涉及網民眾多,往往給人“法不責眾”的感覺。但實際上,法律并不是拿這些網絡暴力實施者沒辦法。已經有不少關于網絡暴力的法院判決,許多網絡暴力實施者都受到了法律的懲處?,F行法律對“侮辱誹謗、誣告陷害、散布隱私”“煽動民族仇恨和歧視”“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侵害英雄烈士名譽、榮譽”等方面都有明確規定,相關司法解釋則對“捏造事實誹謗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尋釁滋事”等犯罪情形的認定進行了細化,并明確了“情節嚴重”與“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等犯罪情節的認定?!墩髑笠庖姼濉愤€明確要求對(1)針對未成年人、殘疾人實施的;(2)組織“水軍”“打手”實施的;(3)編造“涉性”話題侵害他人人格尊嚴的;(4)利用“深度合成”技術發布違法或者不良信息,違背公序良俗、倫理道德的;(5)網絡服務提供者發起、組織的等五種情形從重處罰。而且,網絡暴力行為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人民檢察院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訴訟。對于嚴重危害社會秩序的網絡侮辱、誹謗犯罪,公安機關應當依法及時立案。只要網民更好提升數字素養和法治素養,具有網絡取證、存證意識和能力,遭遇網絡暴力時及時報案或尋求平臺幫助,就能夠較好地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網絡暴力實施者也必將受到法律的應有懲治。

      盧義杰:“法不責眾”是網絡施暴者內在心理之一,也是一些網暴事件的尷尬結局。“法不責眾”的誤區在于,認為似乎治理網絡暴力無法可依,但事實上,現行民法、行政法、刑法均對網絡暴力有不同程度的規制。此次《征求意見稿》的相關規定,并無太多“標新立異”,更多是提示性規定,即:提示司法機關既有條文,助其精準適用法律?!墩髑笠庖姼濉诽貏e提出,“堅持嚴格執法司法,對于網絡暴力違法犯罪,應當依法嚴肅追究,切實矯正‘法不責眾’錯誤傾向”,正是對這一現實的回應。

      其實,法不責眾的反面,不是法必責眾,而是“要重點打擊惡意發起者、組織者、推波助瀾者以及屢教不改者”。道理很簡單,網絡暴力具有群體性特點,但司法資源尤其是刑事及行政資源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這要求,一方面,對于網絡暴力中的民事糾紛有必要予以分流,不宜拔高處理,這也可以避免治理網絡暴力成為某些被監督對象的擋箭牌;另一方面,網絡暴力維權往往取證面廣、訴訟周期長、經濟性價比不高,公安機關、法院在調取證據方面必須有所作為。

      相較司法程序,互聯網平臺其實是改變“法不責眾”現狀最有效率的渠道。平臺可以健全識別預警機制,通過設置關鍵詞、識別熱度等技術手段,對網絡暴力事件早發現、早介入并進行溯源;可以健全當事人保護機制,比如對被網絡暴力當事人收到的包含特定關鍵詞的評論、私信進行屏蔽,減少受干擾程度;可以嚴防網絡暴力信息傳播擴散,對相關內容限制轉發、推廣、再次發布;還可以加大對網絡暴力賬號的處置力度,進行警示曝光和正向引導,及時公布典型案例。

      《青年記者》:對于網民來說,如何平衡好網絡合法正當的批評權、監督權和評價權?

      支振鋒 :對于網民來說,應該合法正當地行使批評權、監督權和評價權,避免卷入網絡暴力的漩渦,既需要提高數字素養,也需要提高法治素養和道德修養。

      網絡已經成為人類生存、發展的基本條件。提高網民數字素養與技能,使他們在學習工作生活中具備數字獲取、制作、使用、評價、交互、分享、創新、安全保障、倫理道德等一系列素質與能力,是順應數字時代要求,提升國民素質、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的戰略任務,是實現從網絡大國邁向網絡強國的必由之路,也是彌合數字鴻溝、促進共同富裕的關鍵舉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我國已發布《提升全民數字素養與技能行動綱要》。2020年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超越了對未成年人的“保護主義”。“十四五”規劃提出“迎接數字時代”和“終身學習”,更多關注數字時代的技術發展趨勢和影響。培養和提升全體網民的數字觀念和能力,不僅對網民合法正當使用互聯網非常重要,也是網民避免網絡暴力更好自我保護的重要基礎。

      公民提升網絡法治素養,依法上網、文明上網,不僅可以避免自己卷入網絡暴力漩渦,還能夠在遭遇網絡暴力時更好地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公民要利用平臺內防暴模式、隱私保護功能和舉報功能,善用“12321”和“12377”等舉報熱線,具有網絡取證、存證意識,實現自我保護。

      還要加強公民道德修養,能夠認識到“善語結善緣,惡言傷人心”,說文明話,做文明人。

      《青年記者》:遇到網絡暴力行為,受害者如何保護自己?

      鄭寧(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網絡暴力往往具有侵權主體眾多、傳播范圍廣、危害后果大等特點,當遭遇網絡暴力行為時,受害者應當學會通過合法正當的手段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第一,受害者要樹立對網絡暴力的正確認知,了解網絡暴力的生成和傳播機理。不要因為遭受網絡暴力者出言不遜就對自己全盤否定,導致心理防線崩潰,有損身心健康。受害者可以啟動平臺的“一鍵防護”功能,立即關掉私信和評論區,減少負面信息對自己的影響。強烈建議受害者加強與朋友、家人、社會公益組織的交流,多傾訴和交流,獲得社會支持,你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第二,受害者可通過截圖、錄音、錄像等方式保存好相關侵權證據,從而為投訴舉報和訴訟做好準備。

      第三,受害者應該及時與網絡平臺聯系,要求刪除相關信息、對侵權違法賬號進行處置。

      第四,受害者可以向法院提起侵權訴訟,獲得相應賠償,如果有證據證明行為人正在實施或者即將實施侵害其人格權的違法行為,不及時制止將使其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可以向法院申請人格權侵害禁令。受害者也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要求對違法者進行行政處罰。如果遭遇網絡暴力情節嚴重可能涉嫌犯罪的,還可以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訴。對于實施侮辱、誹謗犯罪,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檢察機關應當提起公訴。

      總之,希望受害者知道網絡暴力是一個社會問題,不是自己個人的問題,受害者被網絡暴力侵害后,會得到來自全社會的法律、心理、技術等多方面的幫助。

      《青年記者》:面對網絡暴力,主流媒體如何彰顯媒體擔當?

      萬學忠(法治網總裁):我們有理由相信,政法機關高調出手,法治力量一定能震懾網絡暴力這樣的邪惡勢力。但治理網絡暴力不能只靠政法機關,媒體特別是主流媒體也是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

      第一,主流媒體要做反網暴的旗手、鼓手、號手,奮力奏響反網暴主旋律,加大力度宣傳網暴的危害性和違法性,號召網民文明上網。

      網暴的危害性,不是每個網民都能感知得到,也不是每個網民都能對其有正確認知。事實上,多數網暴行為是網民在無意中作出的,相當一部分還是網民出于樸素正義感的“好心辦壞事”。對這部分網民,只要道理宣講到位,法律宣講到位,效果就能達到。

      第二,主流媒體要做反網暴相關法律規定的積極傳播者、模范遵守者。法律只有讓廣大網民廣泛知曉,才能得到普遍遵守。指導意見出臺后,主流媒體要做權威解讀,創新形式,報(臺)網微端等多平臺廣泛傳播。除傳播、宣傳之外,主流媒體要做反網暴法律的模范遵守者。面對洶洶輿情、網絡熱點,主流媒體要用主流價值觀和法治理性分析、甄別新聞事實,引導網民依法理性發表意見。要充分發揮輿論“壓艙石”和“定海神針”的作用,絕不做網絡暴力的幫兇。

      第三,主流媒體要發揚斗爭精神,勇于鞭撻、批判網絡暴力行為,支持受害人積極維權,支持、監督政法機關依法辦案,為形成打擊網絡暴力的社會合力營造良好輿論氛圍。面對網暴,主流媒體要運用法治思維及時準確發聲。一方面,對疑似網暴行為提出預警;另一方面,對事實網暴行為,要高聲斷喝。在輿論上旗幟鮮明支持網暴受害者維權。

      政法機關是打擊懲治網暴行為的主力軍。主流媒體要為政法機關依法履職營造良好輿論氛圍。既要尊重政法機關獨立辦案,又要在不干擾政法機關辦案前提下,監督政法機關不作為、慢作為、亂作為。

      第四,主流媒體要特別關注網絡平臺法律責任的落實。重點監督網絡服務提供者基于蹭炒熱度、推廣引流等目的怠于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的行為。

      各類內容聚合平臺是網暴的發源地。平臺承擔著信息安全管理的法定義務和當然的反網暴義務,是反網暴的第一道防線。無論發現預警,還是采取切實措施阻斷網暴,配合政法機關調查取證,都不能有任何懈怠。媒體必須睜大眼睛盯住平臺行為和責任。

      第五,主流媒體要積極宣傳懲治網絡暴力案例,對違法犯罪行為形成強大的輿論震懾。

      (本文由本刊記者杜鵑組織整理)

    來源:青年記者2023年7月上

    編輯:范君

    一品道口一区二区国偷白拍,卡2卡3卡4卡免费观看,日本一卡2卡三卡4卡免费网站,卡1卡2卡3国产精品,一卡二卡三四卡
  • <menu id="wwugu"></menu>
  • <menu id="wwugu"><tt id="wwugu"></tt></menu>
  • <nav id="wwugu"><nav id="wwugu"></nav></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