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wugu"></menu>
  • <menu id="wwugu"><tt id="wwugu"></tt></menu>
  • <nav id="wwugu"><nav id="wwugu"></nav></nav>
  • 2024年02月28日 星期三

    活的學問與死的學問

    2023-07-13 10:00:07

    來源:青年記者2023年7月上   作者:李彬

    摘要:——中國式現代化及其新聞學

      摘  要:新時代新聞學有活的學問,有死的學問?;畹膶W問立足大地,服務人民,與中國式現代化血脈相連,聲氣相通。死的學問漂浮云端,對空言說,沉溺于(西方)概念勾連、理論旅行、邏輯自洽。中國式現代化呼喚活的學問。為此,既需要馬列理論,又需要把握歷史特別是“四史”。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及其新聞學,不可能在溫室里作業,而不能不面對“以洋為尊”與“非馬反馬”的學術生態,“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否則,難免紙上談兵,言不及義。

      關鍵詞:活的學問;死的學問;新時代;新聞學


      

      新時代以來,欣慰地看到一批青年才俊守正創新,聯袂而至,潘佼佼的農村廣播網、張慧瑜的基層傳播、王洪喆的人民無線電、盛陽的中蘇論戰、陳娜的工人文化宮等研究,無不讓人感到“落木千山天遠大,澄江一道月分明”。與此同時,又不無遺憾地目睹一些后起之秀被蔣夢麟筆下的西潮新潮吸引著,或在學術評價體系及其體制機制如“非升即走”的脅迫下,陷入古道西風,從而與追求真知、追求真理漸行漸遠,往往要么如成伯清說的“跟真實的社會生活無關,淪為同行之間的一種符號游戲”,要么如謝德仁說的“從理論到理論,從文獻到文獻,科學、嚴謹地研究‘偽問題’”。

      趙汀陽說得更直截了當:

      學術界喜歡欺騙自己說,學術有理由從書本到書本,只關心概念而不需要關心真實。

      無論哲學所討論的問題多么深刻,都必須與生活問題相關,在生活語境中沒有意義的哲學是壞的哲學。

      以上兩種“青年運動的方向”,也可稱為兩種學問:一種活的學問,一種死的學問。毛澤東在延安曾對魯藝畢業生說,你們現在畢業的只是小魯藝,外面還有大魯藝。死的學問充其量不過是小魯藝,活的學問則是大魯藝。一則沉浸自身,如具身性一類學術流行語所隱喻的,浮云柳絮無根蒂,天地闊遠隨飛揚。一則面向氣象萬千的社會生活與歷史實踐,心儀“學術的用處就在為人民服務”(費孝通),“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換句話說,活的學問關注人生,致力于解釋世界與改變世界,即白居易所謂“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而死的學問躲進小樓,關注自身,如“荒江野老屋中,兩三素心人”竊竊私語??傊?,借用一位“居廟堂之高”的讀書人談及馬克思的話,新聞學“不應是放在圖書館備查的文獻,而應是在人間流布的火種”(《樂讀記》)。

      無疑,中國式現代化需要活的學問而非死的學問。為此,除立足大地,與千千萬萬普通人共情,明確為誰著書、為誰立說,也離不開兩點:一是理論,一是歷史。所謂理論,首先指馬恩列毛等經典。眾所周知,當今學界一方面強調悠悠萬事,理論為大,兵馬未動,理論先行,如研究生開題答辯先看有沒有理論;一方面眾口籍籍的理論既不包括“千年第一思想家”馬克思,更不包括列寧毛澤東,基本上局限于美西方的一家之言。如果沒有此類理論或一家之言,那么無論是學位論文,還是職稱論文,在學界“主流”眼里儼然都不入流。

      這里,對待馬克思的兩種傾向也得指出,一是膠柱鼓瑟的本本主義,一是貌似與時俱進的修正主義。無論本本主義,還是修正主義,都窒息了馬克思主義的靈魂。何謂靈魂?一言以蔽之,就是列寧所說的科學性與革命性的統一??茖W性體現為解釋世界,革命性體現為改變世界;科學性追求歷史與邏輯的有機統一,革命性致力推翻舊世界,建設新世界,即《共產黨宣言》說的:

      代替那存在著階級和階級對立的資產階級舊社會的,將是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里,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

      除了科學性、革命性的馬列理論,活的學問理應廣泛吸取古往今來一切文明成果,包括美西方具有科學性的一家之言。列寧說過:只有用人類創造的全部知識財富來豐富自己的頭腦,才能成為共產主義者。比如,一部《資治通鑒》,毛澤東就讀了十七遍,而《共產黨宣言》在延安時期他就已讀了近百遍。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學問之道,何嘗不然。

      活的學問既需要理論的滋潤,更需要歷史的滋養:“歷史從哪里開始,思想進程也應當從哪里開始”(恩格斯),“規律自身不能說明自身。規律存在于歷史發展的過程中”(毛澤東)。

      對新聞學來說,黨史、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社會主義發展史,即“四史”更是命脈所系。開辟中國特色與普遍意義有機統一的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既需要洞察五千年文明來龍去脈,更需要把握“四史”。張文木說得好:“知道5000年歷史的人能說明白未來50年的事,知道50年歷史的人能說明白未來5年的事,只知道5年歷史的人,基本就是無頭蒼蠅,瞎忙活,頭頭是道,其實,啥也不知道。”

      2018年,我在北京大學新聞學年會上談到一個“四史”問題:舊中國與新中國的新聞史研究。當時覺得,民國三十年加上清末七十年,牽扯了我們十之八九的注意力,而新中國七十年以及共產黨百年風云卻只占十之一二。這種狀況固然淵源有自,但不能聽之任之,因為中國新聞與新聞學主要依托兩個百年,而與晚清民國相去已遠。雖說晚清民國也是新聞學的一脈活水,但畢竟笑漸不聞聲漸悄,而新中國新聞業與新聞學左一腳右一腳、深一腳淺一腳的風雨歷程,則與治國理政、定國安邦息息相關,無論光榮與夢想,還是蹉跎與困頓,都是我們面臨的活生生現實,也是廣闊的、肥沃的、有待開墾的學術處女地。不能放著眼前說天邊,捧著金碗討飯吃。

      如今,新聞學已經列入國家戰略層面的“支撐性學科”,各方對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也無不心向往之。為此,更應該明確共產黨新中國在新聞傳播方面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才是支撐中國新聞學學術大廈的基礎。

      總之,一個理論,一個歷史,相輔相成便是所謂歷史與邏輯的有機統一。

      

      那么,活的學問從何入手呢?恰好有人提了一個問題,激活了我的思路:中國式現代化放諸新聞傳播學領域,有哪些亟待研究厘清的真問題?茲事體大,我難以全面回應,下面談兩點務虛的認識。

      第一點認識,關于新聞無學問題。所謂新聞無學,興起于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大意無非是說新聞只有政治與宣傳而沒有學問,算不得學術?,F在則看得越來越清楚,所謂新聞無學的潛臺詞在于共產黨新中國的新聞無學,至于美西方則不僅有學,而且體大思深。也因此,數十年來,我們氣喘吁吁地追逐國際化,也就是美西化,從施拉姆到物質性,從新聞專業主義到建設性新聞,一個“大師”接著一個大師,一部“經典”接著一部經典。翻看時下各路論文,基本套路都是先祖述一通美西方某大師某經典即一家之言,然后以此為尚方寶劍,評頭論足中國新聞傳播狀況,最后確認大師經典如何正確而中國狀況如何與之契合。就連研究新中國新聞人的博士論文,也不得不生拉硬拽此類一家之言或所謂理論,否則送審答辯都可能遭遇麻煩。如此學術與學風同中世紀的經院哲學如出一轍,也如《儒林外史》里的八股選學。

      中國新聞是否有學,或者說判斷中國新聞學利弊得失的主要依據,是恩格斯所言歷史合力的現實運動,而不是無視歷史、無視現實、無視實踐的抽象概念,更不是張冠李戴、指鹿為馬、削足適履的美西方所謂理論。也就是說,中國新聞是否有學以及有什么樣的學,應以中國式現代化以及人類文明新形態的實踐為標準,而不是以任何唯心論、想當然為依據,如書齋里一些聰明大腦自由構想的時新理念。

      這里,倒是應該檢討共產黨新中國的新聞理論如何從有學到無學,而美西方新聞又如何從曾經俯視的無學到如今仰視的有學——言必稱希臘,言必稱美國。想當年,方方面面對中國道路及其新聞實踐新聞學充滿自信,對帝國主義亡我之心高度警覺,故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翻譯《報刊的四種理論》是作為反面教材,批判之用,而今則被奉為不世出的大師經典并美其名曰“國際化”。眾所周知,學界主流所謂國際無非指歐美,甚至就是美國,國際化其實就是歐美化或美國化。如“國際期刊”“國際會議”“國際學會”,十之八九不過是美國期刊、美國會議、美國學會。隨著這種國際化甚囂塵上,馬列道統的“國際主義”漸行漸遠。國際主義與國際化貌似都在說國際,但此國際,非彼國際,猶如李逵與李鬼,李逵與馬列的共產主義與中國的天下大同血脈相連,李鬼與殖民主義、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的血腥歷史一脈相通。

      只有弄清楚新聞有學無學的實質,我們才能光明正大地建設中國新聞學。

      第二點認識,關于中國新聞學問題。如果中國新聞有學,那么什么是中國新聞學?如同美西方新聞學與西方式現代化密不可分,中國新聞學也是與中國式現代化水乳交融的話語與實踐。歷史與現實無不表明,中國新聞學不只屬于一門學科專業,前不著村,后不著店,而更屬于江山社稷與世道人心的天下政治,毛澤東的“政治家辦報”一語中的。具體說來,中國新聞學一方面離不開梁啟超所言“中國之中國、亞洲之中國、世界之中國”及其新聞傳播遺產,一方面更同馬列主義與人類命運共同體休戚與共,離不開《國際歌》所寄寓的國際主義。簡言之,中國新聞學也是兩個結合的產物,即馬列真理與中國實踐相結合,與中國優秀文化相結合,包含著既豐富多樣,又錯綜復雜的萬千狀況、矛盾關系與廣闊空間。

      近些年,青年學者的研究也為此提供了樣本,如博士論文選題范敬宜、陳望道、安崗、甘惜分、郭超人、三線建設與新聞傳播,以及記者馬克思、記者毛澤東等;北京大學中文系賀桂梅的博士論文《80年代中國文化研究》、北京師范大學謝保杰的博士論文《1949-1966年工農兵寫作的歷史考察》、清華大學中文系張晴滟的博士論文《樣板戲》等。這些成果各領風騷,都在不同程度上得益于兩個結合。而不痛不癢、云里霧里、自娛自樂的學術流行語,包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技術神話——劉建明教授稱之為“無知”“憨態”,說到底也是對中國實踐的隔膜,對中國文化的隔膜,特別是對“四史”的隔膜。

      建黨百年之際,我們策劃出版了一套“中國新聞學”叢書,第一輯十種,今年付梓的第二輯也計劃十種。為此,我們對中國新聞學提出一個總體設想,包括十大原則,無意間也與美國所謂“新聞十大基本原則”分庭抗禮。

     ?。?)傳播技術的政治性與自主創新原則,從而有別于層出不窮的唯技術論;

     ?。?)新聞工作是治國理政、定國安邦的工作,從而有別于去政治化的“新聞專業主義”;

     ?。?)社會主義媒體的公有制和新聞傳播的社會效益第一原則,從而有別于種種媒體私有化、資本化以及“媒體二元論”;

     ?。?)新聞真實性和價值導向的辯證統一原則,從而有別于英美新聞傳統中自欺欺人并危機重重的所謂“客觀性法則”;

     ?。?)正面報道為主和遵循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倡導性原則,包括媒體的“批評和自我批評”傳統,從而有別于“耙糞”“看門狗”“第四權力”等;

     ?。?)黨性人民性相統一以及群眾路線作為制度保障的原則,從而有別于體制內外的精英路線;

     ?。?)全黨辦報、群眾辦報的全媒體理念原則,從而有別于文人辦報、商人辦報、同仁辦報一路小圈子;

     ?。?)“傳輸傳播模式”和“儀式傳播模式”相結合即情理交融的原則,從而克服理性主義的認知偏頗;

     ?。?)新聞工作者知行合一原則,從而拒斥高高在上的“欽差大臣”(想做人民的先生,先做人民的學生);

     ?。?0)天下一家、民心相通的“國際主義”原則,也就是《共產黨宣言》《國際歌》《紀念白求恩》等體現的“英特納雄耐爾”,從而有別于所謂“國際化”,即美西化或美國化。

      

      明確了新聞有學和中國新聞學可為,探究其中的條條道道才名正言順。而伴隨學術思想的充分涌流,如甘惜分期待的“多聲一向”——社會主義方向下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才會最終形成一江春水的活的學問。

      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及其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不是也不能在溫室里作業,而不得不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勢必遭遇諸多艱難險阻與驚濤駭浪。而且,越是接近民族復興的目標,就越是遭遇對抗性勢力明里暗里的反撲,包括學界的“開明紳士兩面人”。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破除以洋為尊、以洋為美、唯洋是從的學術殖民心態,不同非馬反馬思潮“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中國新聞學就難免紙上談兵,言不及義。事實上,中國式現代化及其新聞業與新聞學,也是一直在同各種落后的、腐朽的、反動的勢力斗爭中,一步步成長、發展、壯大的。如1944年,延安《解放日報》就曾在有名的社論《本報創刊一千期》中指出:

      我們現代報紙的歷史,雖較歐美各國為短,亦已百數十年,然而屬于人民大眾的報紙,則仍寥寥可數,其中大半未到成熟即遭夭折,或則橫被摧殘,或則中途變質。人民大眾,要建立作為自己喉舌的報紙,報導自己的活動,暢談自己的意見,真是歷盡了千辛萬苦,求之而不可多得。

      本報是中國共產黨的黨報,當然義不容辭,要堅持一個方針,這個方針即是……把人民大眾的生活,人民大眾的抗戰活動,人民大眾的意見,在報紙上反映出來。

      如果說學術殖民心態、學術江湖生態等大問題,如今一時半會兒難以扭轉,那么至少可在貌似軟性的問題上先行破立并舉,比如文風。古往今來,一切嚴肅認真的學問,不論政治立場與價值取向如何,都離不開真才實學與真知灼見。也因此,活的學問也無不講究求真務實的文風,就像延安整風與解放日報改版之際,為了破除全盤蘇化的“黨八股”“洋八股”“學八股”,一方面大力倡導實事求是的學風,一方面形成不偷不裝不吹、實實在在、老老實實的文風。追求真知、追求真理,就不能不多說人話,少說鬼話,多一些平易近人,少一些故弄玄虛。用項飚的話來說:“盡量用日常語言把自己能夠說清楚的問題說清楚”、“大眾不會容忍學者躲在專業名詞背后,用復雜的表達重復常識”。這方面,甘惜分、范敬宜、方漢奇等前輩樹立了榜樣,形成了一套中國式新聞學的優良學風和文風,值得新時代新青年發揚光大。

     ?。ū疚脑鍨楣P者2023年4月在天津師范大學召開的北京大學新聞學研究會年會暨青年新聞史論壇上的發言)

      (作者為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本刊學術顧問)

    來源:青年記者2023年7月上

    編輯:范君

    一品道口一区二区国偷白拍,卡2卡3卡4卡免费观看,日本一卡2卡三卡4卡免费网站,卡1卡2卡3国产精品,一卡二卡三四卡
  • <menu id="wwugu"></menu>
  • <menu id="wwugu"><tt id="wwugu"></tt></menu>
  • <nav id="wwugu"><nav id="wwugu"></nav></nav>